背着燃油充电宝的电动车?增程式为何在争议声中销量狂飙
发布日期:2024-06-04 09:45    点击次数:99

  一片质疑声中,增程式电动车越卖越好。

  理想汽车不是第一家采用增程式技术路线的车企,却是第一家把增程式带火的车企。10月17日,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在“理想汽车感知质量技术日”活动中介绍,今年1-8月,理想汽车在中国市场30万元以上SUV车型中的销量为19.85万辆,超过宝马(19.04万辆)、奔驰(12.75万辆)和奥迪(11.02万辆),市占率已达17.43%。

  不少业内人士对增程式技术路线嗤之以鼻,称其为“落后的技术”“多此一举”。当然也有人认可增程式技术路线,称理想汽车与增程式是相互成就。围绕增程式技术路线的争辩时不时引发舆论。

  而消费者和车企其实已经用脚投了票。

  华为刚刚发布的AITO问界新M7采用增程式技术,发布一个月就收获6万个大定定单(定金不可退);零跑汽车推出的增城版本车型大幅拉升销量,在今年第三季度成功实现毛利率转正;近期,有媒体报道小米汽车将研发增程式路线,小米招聘官网也已出现了“增程系统设计开发工程师”一职的招聘信息。

  增程式:背着燃油充电宝的电动车

  增程式,顾名思义是“增加里程”的模式。据国标(GB/T 19596-2017《电动汽车术语》),增程式电动汽车(Range Extended Electric Vehicle)是一种在纯电动模式下可以达到其所有的动力性能,而当车载可充电储能系统无法满足续航里程要求时,打开车载辅助供电装置为动力系统提供电能,以延长续航里程的电动汽车,且该车载辅助供电装置与驱动系统没有传动轴(带)等传动连接。

  简单地来说,增程式电动车是一种串联式插电混合动力汽车,其中的发动机不参与动力供应,其作用仅限于在动力系统需要时,用来带动发电机发电。

  增程式常常被用来和比亚迪、长城等车企的插电混动技术作对比,其实二者的区别较为清晰,普通的插电式混合动力车是在传统燃油车的基础上增加了一套纯电动系统,既可以依靠电驱动,也可以直接由燃油驱动。所谓增程就是增加电力续航里程,增程式电动汽车随车携带发动机和油箱来供电,驱动方式只有电。

  因此,也可以简单理解为,增程式的基础是电动车,而插电混动的基础是燃油车。增程式汽车也被称作是“背着燃油充电宝的电动车”。

  增程式技术路线在具备电动汽车驾乘体验的同时,解决了纯电动车的续航焦虑,相较一般混动车型少了变速箱,结构更简单,也更适合造车新势力。

  理想汽车相关负责人介绍,如果理想采用了DHT(混合动力专用变速箱)技术路线,车辆成本就会上升,用户不仅舍弃了电车的驾驶平顺性与空间静谧性,还要多支出700多元钱。并且,由于增加了离合器以及附属结构,导致DHT系统复杂度增加,用户的维护成本会再次增加。

  在理想ONE车型证明了这一市场需求之后,华为与赛力斯联合开发的问界、零跑、长安深蓝、东风岚图等等都纷纷踏入了增程式赛道。

  车企高管唇枪舌剑,余承东曾说是最适合的模式

  外界对于增程式技术路线的抨击主要有两点,第一点是烧油。增程式电动车终究是混合动力模式,并非纯电动汽车,这与电动汽车节能环保的初衷相背离。虽然也有说法认为纯电动车所用的电力并不绿色、电池不够环保,但纯电动车在使用环节中不产生废气,仍有益于城市空气治理。

  第二点则是两次能量转换,在动力电池亏电的情况下,增程式电动车就需要用油发电、再用电驱动,相比其他混动车型多出一次能量转换。

  围绕增程式技术路线的“口水仗”,最出圈的莫过于自带流量的余承东“参战”的一场。

  2022年7月问界M7上市期间,余承东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增程式汽车“把增程发动机拿掉,其实就是纯电动车”,他还在微博上吹捧增程式技术路线,称其为“目前最适合的新能源车模式”,还对理想汽车开拓增程式市场的贡献表示了赞赏。

  长城汽车CGO李瑞峰则公开发布多条微博怒怼称,“打铁还需自身硬,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

  近年来,抨击增程式路线的车企高管不胜枚举。2020年,时任大众中国CEO冯思翰也曾公开称“增程式电动车是最糟糕的方案”,并表示大众不会追求这种过渡性的技术路线。

  增程式技术路线被评落后,也与其“古老”的历史密不可分。

  一百多年前,保时捷创始人费迪南德·保时捷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纯电动车,但其续航里程过短,费迪南德·保时捷便在电动车基础上装上一台内燃机来发电,这就是世界上最早的增程式汽车,不过该技术并未进行大量应用。

  2010年,通用旗下雪佛兰Volt增程式电动车上市,成为全球首款量产增程式车辆;2013年,宝马也推出了i3增程版,但这两款车型销量均不景气,终以停产收尾,而增程式技术也成了“落后技术”被尘封。

  2016年,理想汽车CEO李想力排众议敲定了增程式技术路线。不同于那些先行者,理想汽车增程式路线的核心是“使用场景”和“大电池”。

  对于这一选择,李想曾说过,“当时我们去看全世界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发现过去传统的PHEV(插电混动车)续航只有50公里,实际运行只有30公里,并不能很好地满足城市的使用,甚至当没电的时候,因为要背着更多负载运行,车的能耗会变得更高。我们在想,用户真正需要什么样的车?我们做了很多调研,认为一辆车的纯电里程如果超过150公里,就能够覆盖全世界所有主流的大城市,用户就能在城市里以纯电行驶,不需要背更多电池。”

  理想汽车产品战略总监张骁也认为,增程式技术本身没什么问题,只是使用场景不对,这才是产品失败的原因。

  增程式车型销量已远超行业预期

  市场给出的反馈证明,不仅是理想汽车一家企业受益于增程式。

  今年1月,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联合相关单位编写并发布《中国增程式电动汽车产业发展报告》,提出伴随着新能源汽车发展和增程式技术路线的优势逐渐显现,越来越多的国内车企开始布局增程式产品。预计到2025年,增程式电动汽车销量有望突破50万辆。

  日前,理想汽车宣布完成第50万辆新车的交付,累计用时46个月。也就是说,仅一家车企,就已经超前完成了中汽协预期的2025年销量目标。

  在理想之前,增程式技术路线一直不被看好,以至于理想汽车与增程式一度被画上等号,直到理想汽车把增程式带火,增程式阵营日益扩大,如问界M5、M7,哪吒S,长安深蓝SL03、S7,零跑C11、C01等。

  华为与赛力斯联合开发的AITO问界也和理想一样,起步就选择了增程式,后期虽然又增加纯电版车型,但增程版本车型一直是AITO问界的销量担当。2022年全年,AITO问界累计销量达7.5万辆,且在8-10月以及12月都实现了单月交付量破万辆。

  今年以来AITO问界惨遇销量腰斩,不过最新推出的新M7又带来转机,刚上市一个月大定就超过了6万个。

  增程式电动车不仅扩大了部分车企的市场,也成了车企的盈利“密码”。

  由于动力电池容量更小,增程式车型的生产成本显著低于同级别的纯电动车型。一般来说,动力电池要占据纯电车型整车成本的三到四成。增程车型即便增加了增程器采购成本,但动力电池包容量带来的成本优势依旧可观。

  2023年,零跑汽车正式进入增程式赛道。在发布会上,零跑汽车CEO朱江明表示,增程式电动车还处在增长期,有很大的增长空间,每年的增长率大于纯电车型。同时他还表示,无论是增程还是混动,在技术上不存在先进和落后之分。

  10月16日,零跑汽车发布的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实现销售收入56.56亿元,同比增长31.9%;净亏损9.86亿元,同环比均收窄。其毛利率也首次转正,达到1.2%,同比提升10.1个百分点,环比提升6.4个百分点。这一成绩比零跑汽车此前预期的早了三个多月。

  而其“前辈”理想汽车则已经实现了连续3个季度的盈利。

  增程式是一种过渡路线,这并无争议,如理想早已开始发力纯电车型,问界、零跑等往往选择同一款车开发两种不同版本的动力模式。

  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张永伟认为,长期来看,纯电技术路线会成为全球的主流,但未来10-20年,增程和混动技术路线仍然有很好的发展窗口。他同时也强调,汽车产品和企业竞争的重点不取决于动力系统,而是更多地取决于汽车产业下半场——智能化。